超高产的三池崇史怎么保证电影的品质?

  • 发布时间:2018-08-02 15:54:27

  • 来源:admin

  译者按:在大家的认知里,三池崇史总是以极端暴力的影片在影迷中口口相传,比如《杀手阿一》《生存还是毁灭》《切肤之爱》,也正是这些挑战我们感官极限的影片,让他得到了西方的关注。他的武士片新作《无限之住人》正好是他的第一百部作品。

  这不是他第一次试水武士片了,早在2010年,三池崇史就重拍了1963年的经典武士片《十三刺客》。三池崇史在2011年接受本文作者访谈的时候说,他第一次观看1963年的《十三刺客》时,被日本电影业鼎盛时期拥有的纯粹力量所惊叹,但是现在的日本电影业已经失去拍摄这样宏伟影片的能力,他想要重燃那样的创造精神,所以决定了那次的重拍。

  老版《十三刺客》上映时三池崇史才三岁,这部影片是他父亲那一代人的经典。三池崇史喜欢关于盲剑客的座头市系列,特别是1962年的那部,还有好些五社英雄的片子,虽然有点B级片的意思,但也有趣、冷静又有风格。当然了,黑泽明的《七武士》一定在列。三池崇史觉得没有任何一位日本导演能够摆脱黑泽明的影响。

  三池崇史日本导演因极端暴力、突破边界的血腥而被西方世界熟知,他不断在类型片(其中也包括家庭题材)领域打磨自己的技艺,以达到他的职业高峰。

  三池崇史从来没有表现出「我可是拍过100部电影的人」的姿态,相反,他是那种为了研究如何拍好「黑帮分子砍断别人脚」的镜头,而不由自主地整天待在摄影机后面的人。现在这位受人尊敬的导演,带着他第一百部作品《无限之住人》来到我们面前;之前的「破坏分子」再一次向日本电影传统武士片宣誓效忠。即使是代表正统武士片的琵琶,在三池崇史的版本里,他也把它换成了粗鲁的兵器双截棍。

  凭借《无限之住人》,三池崇史愈发接近「全世界最高产导演」名单的前列。当你看完本段文章的时候,他很可能已经超越了日本导演沟口健二(101部作品)。不过,三池崇史可能还是需要多拍一些Gonzo出品的武士片,才可以比肩拍过175部影片的《卡萨布兰卡》的导演迈克尔·柯蒂斯、约翰·福特(约140多部,包括很多短片)、让-吕克·戈达尔(大大超过了100部,不过还是取决于你怎么计算他拍的各种视频以及电视节目)。

  迈克尔·柯蒂斯与约翰·福特拍片的年代是电影发展的早期,那个时候长片的片长相较于今天要短得多,当时也正处于好莱坞制片厂体系的黄金年代。他们在疯狂的「流水线」上工作,拍出如此数量的影片可以理解,但是你会疑惑,对于在这个时代拍电影的人来说,这样的数字几乎是不可能的。

  三池崇史的前十部作品都是粗糙的录像电影,直到九十年代中期,他开始转向胶片拍摄,那时他一年能拍五部电影。他宣称自己每年一月都要去剃个光头,因为之后的日子会忙到没有时间理发。

  他向我们证明了拍片数量多不一定意味着牺牲质量。没有人会否认他作品中确实有荒谬以及不完美的地方,甚至在相对华丽的《无限之住人》中,有些衣服看起来像是直接从cosplay商店拿出来的。

  但是三池崇史涉猎的类型之广,让人惊讶,包括极端暴力的影片--比如《杀手阿一》《生存还是毁灭》《切肤之爱》--正是这些影片让他得到了西方的关注。没有多少人知道三池崇史的大阪工薪阶层生活记录者(《岸和田少年愚连队:望乡篇》)或家庭娱乐片导演的身份(《忍者乱太郎》)。

  不矫揉造作的态度让他能够坚持不断地拍下去。在制作委员会主宰电影业的年代,或对于我们崇拜的绝无仅有的大师而言--比如库布里克和塔伦蒂诺(他说三池崇史在10部片后必能出人头地)--这几乎是一个格格不入的想法。

  继续这个话题还有很多可说的。这催生了那种「需要是创造之母」的想法,这也是沃纳·赫尔佐格(大约拍了50部标准长度影片)的格言。

  希区柯克(53部影片)的拍片过程更有计划性,可能是三十年代平均一年拍三部的速度让他的创造力一直保持在较高水平,所以能在1958-1960年毫不费力地接连推出三部经典之作:《迷魂记》《西北偏北》,以及在艺术上有重大突破的《精神病患者》。

  一气呵成的拍摄方法可以激发某些导演,这是毫无疑问的。迈克尔·温特伯顿拒绝拘泥于虚构、纪录的二分形式,偏爱即兴创作与流动的数字拍摄风格。他显然无法停止拍摄新的项目--在22年间拍摄了25部长片,谁知道他的驱动力到底是什么。但是当创作力旺盛的导演从某种心灵热源汲取灵感时,我们能明显知道他的驱动力来自哪里。

  赖纳·维尔纳·法斯宾德不因循守旧的人生与艺术简直密不可分,在他仅有的37年的人生中拍了40部电影。在过去的十年中,雷德利·斯科特像是打开多个网络浏览器的标签一样积攒着《异形》的前传,我们很难不去相信死亡没有催赶着现年79岁的雷德利·斯科特。

  多产并不适用于每个导演,或者说多产不总是有效的。你可能会有一个感觉,已经拍了超过50部电影的伍迪·艾伦大概会拍不好他最近的片子他了。

  年轻时自己的代理人,和的哲学思考,风景如画的欧洲实景拍摄以及更多的制作经费,泰伦斯·马力克在这十年拍的影片(5部)比起过去四十年拍的(4部)还要多,他比起任何时候都更重复自我,恐怕他都忘了剪辑师是拿来干什么的。

  他俩都应该考虑休息一阵,或是向三池崇史看齐。没什么坏习惯是双截棍解决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