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伯伦单场100分50周年 神迹!史诗比赛震古烁今

  • 发布时间:2019-01-24 20:17:45

  • 来源:admin

  新浪体育讯北京时间3月3日消息,据NBA(微博)官方网站报道,今天是美国时间3月2日,也是威尔特-张伯伦单场砍下100分的50周年纪念日。NBA官网专家弗兰-布林布里特别撰写长文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现将原文摘译如下:

  一些研究地质学的科学家表示,1883年8月27日,喀拉喀托火山发生了大喷发,这是人类历史上有记载的最大规模火山喷发。当然,这些地质学家不会注意到,在1962年3月2日的好时体育馆(Hershey Sports Arena),张伯伦也以一己之力,引发了一场大爆炸,这次爆炸超越了一切规则,一切底线,一切古早的喻示,以及人类最狂野的想象力。

  半个世纪过去了,这个神迹依然是所有体育项目中最具统治力的单场秀,没有之一。这项壮举是如此的夸视频-纪念张伯伦单场100分50周年 官网重忆上古传奇媒体来源:新浪体育张、暴力,以至于在这么多年里,它必须在接受赞美的同时,接受同等的嘲笑和质疑。因为这就好像我们必须接受保罗-暴眼巨人在亚特兰蒂斯的街道上骑着独角兽这种“事实”——一个传说被过分引申了。

  “哦哥们,我甚至无法在头脑里想像一场比赛得到100分的场景,”凯文-杜兰特(微博),NBA得分王说,“那不是我的大脑能触及的境界。”

  但名人堂成员“指环王”比尔-拉塞尔则和杜兰特持不同意见:“我听说,有的人认为,威尔特不能在不同的时间做到相同的事情,他们认为威尔特不能在当今的赛场上做到这件事(单场100分)。我要告诉你,扯淡吧,如果威尔特能出现在今天的赛场上,他会比当时更有统治力。”

  可能唯一能与张伯伦单场100分相比的伟大壮举就是鲍伯-比蒙在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上作出的超强跳远了吧。1968年10月18日,比蒙在奥运会跳远决赛中腾空高度达到1.7米,两条腿在空中交替走了两步半,然后才落地,他的跳远距离超过了当时光学测距的极限,最终裁判用钢尺计算出他的跳远成绩是8.90米,超越前世界纪录55厘米——在此前的33年里,跳远世界纪录只提高了22厘米,但比蒙一人就就提高了55厘米,这一成绩直到1991年才被打破。比蒙也因此创造了一个新词语:“比蒙障碍”。

  类似的证明还有科比-布莱恩特的单场81分,这也是NBA历史单场第二高分。2006年1月22日,科比在面对多伦多猛龙时创造了这一奇迹,但这场比赛被清晰完整地录了下来,并被刻成DVD,让人们随意选购。

  可问题是,想找到张伯伦的神迹,如同要把闪电捕捉进瓶子里。因为那场比赛在一所灰色、阴暗、普通的球馆中进行,到场观众只有4124人,当时也没有摄像机进行录制,唯一留下的影像,就是张伯伦拿着一个潦草简陋的标志——一张白纸,上面写着100——的照片。很多目击者也表示他们见证了这一历史,但他们所说的东西却有些不同。这件事的过程可能会成为一个永远的谜。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威尔特的费城勇士确实以169-147击败了纽约尼克斯。张伯伦63投36中,罚球32罚28中,这对于他职业生涯50%的罚球命中率来说,真是一个奇迹。

  还有一个不确定的东西,是张伯伦投中最后一球的方式。当时比赛还有46秒结束。录音磁带显示,该场比赛的播音员比尔-坎贝尔在第四节末段喊道:“他投中了!他投中了!他投中了!一记北斗七星暴扣(A Dipper Dunk)!”哈维-波拉克,一名统计师和数据分析师,也表示张伯伦的最后一球是扣篮。

  但张伯伦的队友,乔-拉克里克,勇士的替补中锋,是他为张伯伦传出了最后一球,他坚持认为张伯伦是用他的标志性动作——手指拨球舔篮(finger roll)完成了这次进攻。而张伯伦自己则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自己是用一次7尺到8尺左右的跳投拿到了第100分。至于艾尔-艾特斯,勇士当晚的第二得分手,他在那场比赛拿到17分,他表示自己完全记不得那个“世纪进球”了。

  “真实情况已经有些模糊了,”艾特斯是张伯伦在勇士最亲密的朋友,他们一直保持着联系,直到张伯伦在1999年10月2日去世,“我只知道那是我所见过的最伟大的表演,我只记得,当我走进更衣室时,张伯伦坐在那里,看上去十分伤心。”

  “我走近他,问他,出什么事了,大个子?然后威尔特说‘艾尔,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投了63次球,这真的太多了。’于是我告诉他,‘你是在搞笑吗?你投中了36个啊。’”艾特斯说,“当人们表示张伯伦很自私时,这会让我很苦恼,因为我知道他根本不是那样的人。他只是做了我们的教练——弗兰克-麦奎尔要求他做的那些事情。而且他只是做了必须做的,我们赢得了比赛,这是最重要的。”

  在事后,人们认识到了张伯伦在这个赛季的神奇,他场均拿到50.4分和27.4个篮板,这也吸引了人们的眼球,让NBA开始成为美国的主流运动联赛。加里-波莫兰兹,《威尔特,1962:单场100分和新时代的曙光》一书的作者,他对张伯伦的神勇有一个十分传神的表述:“人们看张伯伦在那晚的表现,就好比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印第安人第一次看到19世纪的机车一样:太棒了,太强悍了,超越了我们的理解能力。”

  “记住,我们那个时代有很多伟大的球员,但在威尔特之前,那并不是NBA的黄金时期,”名人堂成员奥斯卡-罗伯特森说,他曾创造赛季场均三双的神迹,“威尔特在此之前就是明星,但当他单场得到100分后,哦,突然每个人都想来看他的比赛,当然也惠及我们。”

  其实张伯伦得到100分并不是真的那么困难,他的成绩不是一夜之间作出的,在此之前,他已经有过单场73分和78分的表演,而此前在好时体育馆打的3场比赛,他分别得到67分,65分和61分。

  “当我听说他得到100分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非常高兴,因为那场比赛我们不是他的对手,”拉塞尔哈哈笑着说,“这件事并没有带给我完全的震撼,我相信也不会震撼全联盟的所有人。我们中有很多人都预料到他早晚要干出这种事情,我们只是担心它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

  “当他得到100分时,我想,这太棒了,就像我说的那样,我们庆幸这件事没发生在我们身上,”拉塞尔说,“但我不是害怕,他是一个非常棒的球员,但我们也不差,我们很多人都很棒。威尔特只是打了一场很棒的比赛,很棒很棒的比赛。你应该注意到那些罚球,他的罚球之烂,闻名遐迩,但那晚,他32罚28中。最差的事情都做得这么好,其他的东西当然也处在更高的水平上。当然,尼克斯肯定也打出了比较糟糕的防守,我不在乎他们说了什么,事实就是他们促成了这次个人秀。”

  当然,这场比赛本来就没什么悬念,勇士是当时的东区二号种子,而尼克斯则是联盟到倒数第一。而且在这场比赛中,尼克斯的先发中锋菲尔-乔登因为流感和呕吐不得不呆在旅馆里。结果“大D”达里尔-伊姆霍夫不得不承担起防守张伯伦的重任,他在第一节就犯规3次,主帅埃迪-唐诺凡不得不用克里夫兰-巴克纳来顶替他的位置,可问题是巴克纳只有6尺9寸高,210磅重,他去防张伯伦?完全没可能守住。

  这件事还有一些有趣的细节。比如张伯伦在1973年出版的自传中表示:“在对阵纽约之前,我和一名美丽的年轻小姐度过了一晚美妙的约会,我们玩得很爽。早上6点,我开车送她去皇后区的住所,然后赶8点的火车回费城。”

  张伯伦还表示,他随后坐球队大巴去好时球馆,但大部分队友都不记得他当时有过这么一次旅行。实际上,他是自己开车去了好时球馆,而且还提前了好几个小时。当时,张伯伦还和24秒计时员肯尼-波曼一起玩了会儿游戏机,张伯伦没有错过任何一个目标,他无数次刷新了游戏纪录,并拿走了所有的钱。张伯伦说:“我想,这是我会在那晚做点什么的预兆。”

  三节比赛后,张伯伦得到69分,进入最后一节后,播音员戴夫-琴科夫开始播报张伯伦的每一个投篮。“我们只是猜想他能得到多少分,”坎贝尔说,“他还有9分24秒可用,我们猜他能得到100分,这不是更有趣吗?”

  尼克斯球星里切-古林表示,他当时看到张伯伦已经完全统治了比赛,而当他得分超过78分,打破个人单场得分纪录后,勇士球员就开始疯狂给张伯伦喂球。“这场比赛本身几乎注定是要被遗忘的,”古林说,“这不是比赛的常规方式,是他们非要那么打。威尔特确实难以置信,但比赛就像一场闹剧。”

  尼克斯方面一直表示,他们当时试图犯规停表,同时拿回球权,但勇士则表示,尼克斯为了不让张伯伦拿球,竟然疯狂地对其他人犯规。“看看技术表就知道了,他们犯规的次数更多(32次对25次),如果你不想让他得到100分,就只能阻止他拿球。”艾特斯说。

  盖伊-罗杰斯,当场比赛拿到20次助攻的球员,他的长传找到了张伯伦,但张伯伦投丢了;特德-卢肯比尔拿到篮板,传球给张伯伦,但张伯伦又丢了;卢肯比尔再度抢到篮板,然后传给拉克里克,后者将球吊给内线的张伯伦。

  然后,张伯伦抓住了这个球,按照你的想像——要么是扣篮,要么是跳投,要么是手指拨球舔篮——总之是把球打中了。拿到了个人单场第100分。随后,疯狂的观众涌入球馆,比赛不得不终止。多年以来,艾特斯一直表示,最后46秒并没有打完,比赛不是真正结束,但他承认这些都是真是发生的,现场确实很混乱。

  张伯伦在赛后的动向也比较模糊,他自己表示是搭乘队友威利-纳尔斯的车回家,同行的还有几名尼克斯球员,张伯伦当时坐在后排,他当时睡着了,只是在偶尔的几次醒来时,听到尼克斯球员说“你能相信后面这个人在我们头上拿了100分吗?”在张伯伦的叙述中,这些人把他送到家中,然后他在下车时说:“哎呀哥们,我线分感到抱歉。”而据纳尔斯说,车里只有2个人,一个是张伯伦,一个是他自己,而且开车的是张伯伦。

  这件事的影响非常深远。小马特-古欧卡斯是张伯伦在1967年夺冠的队友。但在张伯伦单场100分时,他还是个费城的高中生。“在学生时代,我们只能通过每周几小时的电视或者收音机来了解比赛情况。所以当我走进寝室打开收音机时,比赛已经到了第四节,然后我就一直粘在收音机上了。”古欧卡斯说。

  在城市的另一边,一个十几岁的小伙子也受到了这场比赛的影响。“我记得,我爸爸当时叫我到厨房里坐下,当时收音机就摆在长桌上,我们就这样听完了第四节。25年后,KNBR重播了那段磁带,我当时在旧金山吃完饭,然后我又听到了比尔-坎贝尔在第四节的播报,我又想起了父亲和那个厨房之夜。一瞬间,我的眼泪就下来了。我清楚地记得,在那个晚上,我们听完比赛后,还出去吃了泰国菜(庆祝)。”艾尔-康明斯说。

  虽然距离篮球界的喀拉喀托火山爆发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但它依然能让大地震颤不已。